peerz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塵封九界 起點-第一百九十八章 兩條路,兩個人走相伴-xn75l

塵封九界
小說推薦塵封九界
通往东道会的路,走的一波三折。
而妳憂傷成藍 君子貓
离开了失去紫雾的雾隐山后,还没过几日, 陈二、东方以若和东方以惜三人就不得不再次停了下来。
只不过这次不是什么让人难受的突发状况,而是——
东方以若和东方以惜姐妹居然同时感觉到自己快要突破了!
这算是三人路途中,唯一的好消息了。
灵修的突破和体修不同,体修正常突破可以压制,等到没什么事了,可以静下心了再突破。
而灵修却不能压制。
突破的感觉稍纵即逝,这次不抓住机会,还指不定要等到什么时候才会有下次呢。
从文圣的结界出来没过多久的陈二已经突破了三次修为,自然不知道突破的机会有多么难得,但东方以若和东方以惜却是深有体会。
在东方家族纳新,陈二初次见到她们俩的时候,她们已经到了神通境的灵气境,如今五年多的时间过去了,她们还是在灵气期。
现在终于迎来了突破的机会,她们怎么可能不重视?
就算是耽误了东道会的行程,也不能耽误了她们的突破。
修炼者,当以修为为重。
于是三人快速寻了一处稍微幽静隐蔽的小峡谷,简单摆了一个隐藏气息的小阵法,一个聚拢天地能量的小阵法后,姐妹俩开始背对背盘坐。
阵法这东西,陈二从文圣的藏书中有了解过,而且他对这东西兴趣也不是一般的大。阵法书籍,是他在文圣结界中看的最认真的书之一。
可奈何身为体修的他,看的明白却摆不出。
体修修炼的是身体,没办法把天地间能量随心所欲的调动和控制,并按照信息将其固定在某处,也就不能形成阵势。
所以当文圣了解到陈二专注的书籍内容后,曾感叹过“该看的书囫囵吞枣,不该看的书却一本不落。”
闭关突破前摆隐藏气息的阵法和聚集能量的阵法,也是有原因的。
由于三人回到了原本的路线,墨豹随时可能顺着气息找上门来,所以隐藏气息阵法很有必要。
突破需要巨大的能量供应,所以又摆出了聚拢能量的小阵法。
同时陈二也掏出了近一半的糖豆摆在两人随手就能拿到的地方。
而且为了以备不时之需,姐妹俩的口中,各自含了两颗。
为突破做准备,再小心翼翼也不为过。
姐妹俩背对背盘坐,立刻让小峡谷的光都明亮了几分。
斗罗大陆之亡者幻境 玄嚣作客
东方以若的美和东方以惜的美是两种不同风格。
姐姐温柔、淡雅、稳重、高贵,如一汪清水。
妹妹天真、活泼、热情、青春,如一团烈焰。
两种不同的美集中到一起,让陈二总想留下点什么。
所以当姐妹俩盘坐入状态的时候,负责警戒四周的陈二从附近捧来小堆沙土,平铺在一块空地上,又捡起一根枯枝,照着东方以若和东方以惜的样子描描画画。
陈二画的极为用心,力求每一个细节都不放过。
只可惜,人无完人,修为天赋超绝的陈二在画画一事上实在是有些一言难尽。
有信心是好事,但不一定能成事,无数次的涂涂抹抹让陈二有些烦躁。
每次下笔,他都信心满满,但结果却不尽如人意。
“好歹,也能看得出来,我画的是女人,已经很不错了!”陈二无奈,只好自言自语的安慰着自己。
然后他看看姐妹俩,再看看自己的杰作,憨憨的笑着。
他又想起了戒指中那一对儿石刻。
那对儿石刻,能看得出哪里是眼睛,哪里是鼻子,哪里是嘴。能分得清是一男一女。
再具体些,就什么都看不出来了。
从戒指中掏出来,陈二静静地盯着那对儿丑的不像样子,应该出自自己手笔的石刻,鼻子突然有些酸。
“愿南风,可知我意。盼西洲,能过春风。”口中喃喃自语,眼睛有些湿润。
亲,女配是无辜的!
陈二干脆平躺下,举起石刻,在阳光下凝望。
他想不起来这对儿时刻的来历,只觉得它们对自己很重要。
他觉得,有件很重要的事被他遗忘了。
应该是遗忘在了东方家族死脉的山头上。
就在陈二念叨着的同时,一队正在飞速赶往南疆境的黑衣人突然停了下来。
“怎么了?有事么?”见队伍中长相如同精致洋娃娃般的姑娘停下,一位有些青涩的男子关切的问道。
姑娘从怀中掏出了两个和陈二手中几乎一样丑的石刻,回望了一眼,忽的黯然神伤。
“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五年多了,尘儿,你可安好?”
姑娘说这句话的同时,湿润了眼睛的陈二刚巧也在看着石刻,喃喃自语。
水浒浮世录 岁末之秋
青涩年轻人瘪瘪嘴,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只是安慰道:“他会来的,一定会来的。而且就算他不来,等你处理完这里的事情,还可以回去找他。”
青涩年轻人咬咬嘴唇,又说道:“我陪你。”
姑娘轻轻点头,不再多言,率先离去。
青涩年轻人突然伸手,接住了飘过来的东西。
手掌打开,一滴泪珠躺在上面,渐渐变成了冰晶。
九尾灵狐,泪出成晶。
她,哭了。
氣吞星漢 拆語
某召唤师的少女计划
偷偷的将泪晶藏进衣服里,青涩年轻人紧紧跟上了洋娃娃般的姑娘。
犹豫了好久,青涩年轻人只是说了句“有我。”
碍于身份,他没办法明说。
有些事,比天大,他必须要做。
洋娃娃般的姑娘一如既往的沉默。
她的心事,他终究是不懂的。
只能说造化弄人,人生总是有些无奈。
隱秘嬌妻:壞壞老公,真要命 莫南歌
她不愿离去却不得不离去,他为了寻找姑娘而离去,却比姑娘还要早到一步。
只可惜,当两人同时出现在那条一眼便能望到尽头的街道上时,他的脑海中却丢失了有关于她的所有记忆,所以他只觉得那个背影有些熟悉。
而在她有所感应的时候,他进了小酒馆。
两人,一街之隔。
相遇,却未曾相逢。
当年在印魔岛的溪水旁,偷偷抹泪的黝黑小男孩,终是同雪白小狐狸错过了两条线相交的点。
直到后来再次遇到,一切都晚了。
復仇墜落地獄黑暗之歌 柯影憶妳
她不再是她,他也不再是他。
两条路,两个人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