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异能 東晉北府一丘八-第二千五百七十章 大魏天子得自安鑒賞

東晉北府一丘八
小說推薦東晉北府一丘八东晋北府一丘八
拓跋珪缓缓地站起了身,他的眼中闪着怒火,声音和语速也是在不断地加强加快:“不要怪我绝情,而是你叛我在先。贺兰部背叛我,暗结刘显和慕容永,你为此付出代价,是天经地义的事,如果你当初誓死不从,我一定会立你为后,但你那天暴露了本性,就不要怪我以后对你只是抛弃和利用了。”
“但即使如此,我仍然舍不得杀你,因为我对你还有旧情,我强迫让自己相信,你只是不得已而为之,哪怕你找上慕容麟,我也给你找理由,说你只是报复我一次,算是扯平,直到这次!”
“你训练儿子多年,接近我的女人,刺探我的行踪,煽动拓跋嗣祭奠亡母离我而去,从而给你儿子扫清道路,想要我改立拓跋绍,然后对我下手,这就怪不得我对你们母子出手了!只有除掉你们这对毒蛇,我的江山,才能稳固!”
贺兰敏一言不发,紧紧地咬着嘴唇,却是看着黑袍,眼神中充满了怨毒之色,喃喃道:“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黑袍哈哈一笑:“因为陛下答应我,让我可以在大魏境内做我想做的事,可以给我调动人力物力,去寻遍我所要的灵丹妙药,你不在乎你这个巫神的身份,可我很想要当这个大国师啊,我对你们这些世俗的争权夺利没有兴趣,只想着问道长生。贺兰敏,你千错万错,就错在跟陛下为敌,那就是跟我为敌。所以,你不死,谁死?!”
贺兰敏长叹一声,看向了万人,咬牙切齿地说道:“你真的是太愚蠢了,为什么,为什么要把所有的事情都招认?难道你不知道这个男人的本性吗?你就是招了,也只是会死得更快而已!”
黑袍笑着拉开了万人嘴里的布团,这个可怜的女人,头发零乱,身上伤痕累累,哭道:“贺兰夫人,我,我不想说的,可是,可是我真的没有办法,这个人,这个人太可怕了,他的手段,他的手段…………”
说到这里,万人因为巨大的痛苦,一时难以忍受,竟然就这样晕了过去!
贺兰敏咬着牙,看向了拓跋珪:“我和万人刚刚分开,你一直在这里,你又是,你又是如何知道她的事的?!”
拓跋珪冷笑道:“屠清河,诛万人,北魏天子得自安,你以为我不知道这话的意思吗?你以为我真的脑子坏掉了吗?从一开始,这些不过是我跟国师设下的计谋,这个贱人本就是我故意放出来的弱点,我连我的儿子,连我的兄弟都不会信任,难道我会信任这样一个贱人吗?但我就是要让你们知道,我现在猜忌心重,谁也信不过,只有这个听话的贱人知道我的行踪,如果真的有意对我图谋不轨的人,就会想办法接近她,就会从她的身上想知道我的行踪。而应不应这个谶言,就是看身为清河王的拓跋绍,还有你这个好娘,会怎么做了!”
贺兰敏突然尖叫起来:“阿珪,你要杀就杀我吧,阿绍对你是忠心的,他没有,他没有任何想要伤害你的想法,是,是这个女人勾引的他,而我,而我这个娘,在他们的房里放了迷香,这都是我的错,你要怎么处罚我都行,就是不要伤害我的孩子,他,他也是你的儿子啊!”
贺兰敏一边大哭,一边在地上爬着,想要去拉拓跋珪的腿,拓跋珪一个箭步就闪到了一边,冷笑道:“怎么,还想最后再行刺我翻盘吗?贺兰敏,你可从来不是一个弱女子啊!”
贺兰敏突然从地上弹身而起,她的手中多出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快如闪电,直刺向了拓跋珪,而速度之快,身手之高,与刚才在地下哭泣的那个可怜的柔弱女子,简直是天壤之别!
可是这道闪电般的匕首刚刚一出,就停在了空中,三条若隐若线的飞丝,紧紧地缠在了她的手腕之上,而飞丝的另一端,则没在黑袍的大袖之中,贺兰敏暴起的身形,重重地落在地上,却是无法再前进半步。
好看的小說 東晉北府一丘八笔趣-第二千五百七十章 大魏天子得自安看書
黑袍几声怪笑:“贺兰敏,你不会真的以为,靠你的行刺,就能伤了陛下分毫吧。他可是天命之子,王者不死,这么多年你见识过了这么多次他的传奇经历,难道还要怀疑此事?!”
贺兰敏的口角处都是鲜血,看着黑袍,咬着牙:“你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出手帮他?!”
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東晉北府一丘八 指雲笑天道1-第二千五百七十章 大魏天子得自安鑒賞
黑袍冷冷地说道:“我向来只会站在胜利者的一边,这是我能这么多年立于不败之地的原因,贺兰敏,你错就错在,明明只是一个棋子命,却总是想去操纵全局,最后只会白白搭上自己和你儿子的性命。杀母立子的规矩,从一开始就是对忠诚的测试,你也不想想,若是陛下真的讨厌拓跋嗣,又怎么会让他就这么逃走了呢?而陛下最信任的安同大人,也随之消失,难道你就从来不奇怪他们去了哪里?”
贺兰敏闭上了眼睛,喃喃道:“原来,从一开始,我就是在做梦,从一开始,我就给算计了,拓跋珪,原来你的太子位,一直是留给拓跋嗣的,从来就没有考虑过绍儿!”
拓跋珪冷笑道:“只能说你被权欲冲昏了头脑,连基本的判断能力也失去了。大魏虽然入主中原,但毕竟上是草原汗国出身,草原之上,立子从来是看母系部落的实力和忠诚,以你贺兰部叛国逃亡的情况,哪怕是庶人侍婢生的庶子,也比你的拓跋绍更有资格当太子。不管他是不是真的是我的儿子,都没这个资格,要怪,就怪你的父亲和兄长,为什么要与我为敌,作乱逃亡吧。你再恨他们,再不认他们也没用,人不可以选择自己的出身的血缘,懂吗?”
黑袍回头向着拓跋珪微微一笑:“陛下,你今天终于破获了贺兰敏母子的阴谋,大魏从此可以得到安宁了,而世子,还有一直在暗中保护他的安同大人们,也可以召回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