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我真沒想重生啊》-998、渣男能有什麼壞心眼呢?(求月票)相伴

我真沒想重生啊
小說推薦我真沒想重生啊我真没想重生啊
陈汉升被修理了一顿,虽然还是嘻嘻哈哈的模样,不过已经不敢再作妖了。
傍晚的时候,他还帮着小小憨包洗个澡。
宝宝三个月到两岁应该是最好玩的时候,尤其小小憨包这样的胖宝宝,脱光光的坐在水盆里,可爱的像个莲藕娃娃。
所以每当她洗澡的时候,大家都围过来瞧热闹,连婆婆都拄着拐杖站在卫生间里,看着胖乎乎的曾外孙女,脸上都是发自内心的笑容。
一般婴儿都比较抗拒洗澡,不过小小憨包比较文静,再加上洗澡盆里放了一些小鸭子和小皮球这些玩具,她注意力都被吸引过去了,任由奶奶、爸爸、妈妈往身上浇水。
“今天就到这吧,本来也不脏。”
半个小时后,陈汉升觉得应该差不多了。
“人家正洗的开心呢。”
梁美娟觉得还要再洗一会,干干净净的迎接新年。
“我倒是无所谓,就怕她喝不下去了。”
陈汉升无奈的说道:“从头上浇下去的水,她总得尝两口味道,憨的要命。”
“哈哈哈······”
满屋子的人都笑了起来,梁太后也笑着踢一脚儿子。
沈幼楚有些不好意思,陈汉升聪明那是公认的啊,所以宝宝憨只能是遗传自己了。
等到小小憨包擦干身子,再穿上奶奶特意买好的小棉袄,又白又嫩又喜庆,梁美娟抱在怀里亲了又亲,压根都舍不得松手。
其实这件红色小棉袄,梁美娟买了一式两份,小小鱼儿那件早就拿过去了,她对小姐妹俩一视同仁,要不都没有,要不就全都有。
······
晚上6点多的时候,随着夜幕慢慢降临,小区里也时不时的响起了鞭炮声,偶尔还有烟花拖着五颜六色的尾巴,“biu”的一声在天空化作点点银花。
建邺已经严禁烟花爆竹了,所以只能偷摸热闹一下,如果是在港城,“噼里啪啦”的声音能一直响到凌晨2点多。
不过这对小小憨包来说已经足够了,这是她人生中第一次看到漂亮的烟花,在爷爷怀里目不转睛的盯着窗外。
过了一会烟花停歇了,陈子佩眨了眨漂亮的小桃花眼,转头安静的趴在爷爷肩膀上,也没有哭闹一直看下去。
“我家的小孙女,内秀啊。”
陈兆军心里想着。
半个小时后冯贵和沈如意都回来了,据说今天新街口门店的营业额就有好几万,正式吃饭的时候,陈兆军想把主位让给婆婆,不过婆婆没接受。
婆婆话很少,但是她心里什么都懂。
引人入胜的小說 我真沒想重生啊-998、渣男能有什麼壞心眼呢?(求月票)展示
所以,最终还是陈兆军坐在了主位,这是一张长方形桌子,老陈左边是梁美娟、沈幼楚和阿宁,右边是婆婆、冯贵和沈如意,还有冬儿。
陈汉升坐在陈兆军对面,父子俩一头一尾,恰好有撑起这个家的感觉。
“新的一年,希望宝宝茁壮成长,婆婆身体健康,所有人都能平安快乐。”
动筷子之前,老陈说了两句祝酒词,没有官场上的花里胡哨,没有应酬时的长篇大论,只是简简单单的平淡祝福。
“老陈也老了呀。”
陈汉升看着父亲的面容,脑海里跳出这样一个念头。
其实陈兆军的岁数并不算太大,平时心态又好,所以看起来还比较年轻,不过只要想起来他当爷爷了,不知不觉就会把他规划到“上公交需要让座”那一类老人中,也真是奇怪。
“爸,我敬你一杯。”
想到这里,陈汉升举起杯子说道。
“叮~”
父子俩碰了一下,一切尽在不言中。
吃完饭春节联欢晚会也开始了,所有人都围坐在沙发前,客厅里打着温暖的空调,大家一边发着拜年短信,一边看着电视,真有一种万家灯火下团圆的感觉。
不过陈汉升很快就觉得没意思了,吐槽道:“现在小品相声是不是有问题,为什么结尾非得煽情啊,好像不整点教育意义,不达到一点社会高度,这就不叫小品了。”
本来大家都乐呵呵的笑着,并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不过陈汉升这样犀利的指出来以后,这才发现好像真的是这样。
春晚里的相声小品似乎都有这个毛病,结尾硬生生的非要升华一下主旋律,关键很多时候感情铺垫的不够,看起来真是尴尬。
“你要看就看,不看就别看,整天评价这个,评价那个的。”
梁美娟有些不高兴,这不说出来还好,说出来再看那些小品,的确感觉很囧。
“我又没说错······”
送福利,去微信公众号【投资好文】,可以领888红包!
陈汉升不敢和亲妈逼逼,讽刺着春晚的导演:“如果还是这个鬼样,再过十年那些年轻人都不会再看春晚了,我们老百姓就是想傻乐一下,真要想接受教育还看啥春晚啊,新闻联播多直接。”
“行了行了。”
老陈拍了拍儿子的肩膀:“你不看别影响其他人,去阳台打打电话。”
“好吧。”
陈汉升只能耸耸肩膀去了阳台,不过他第一个电话没有打给萧容鱼,而是开着门打给了王梓博。
“小陈,新年好啊,祝你新的一年里万事顺利,勇攀高峰。”
王梓博接到电话后,笑着给发小送上了祝福。
“新年好啊~”
陈汉升笑嘻嘻的说道:“我祝王总早日和诗诗同学睡到一个被窝里。”
“你声音小一点。”
王梓博急忙拦住,他家应该正在吃饭,听筒里还传来“叮叮当当”碰杯的声音。
“你爸和你岳父喝的可以啊。”
陈汉升笑着打趣道。
“熟悉以后再喝点酒,话就能多一点了。”
说起酒,王梓博又想起一件事:“我妈让我把茅台酒和中华烟的钱给你,她说好兄弟也要明算账,不能这样不清不楚的送东西。”
“陆姨也真是。”
陈汉升摇摇头说道:“我小时候吃你家多少鸡蛋,再说大过年的谈钱多不好,谈缘就行了。”
“缘?”
王梓博挠挠头,小陈的意思,因为两家缘分太深,所以坚持不收钱吗?
“对,谈缘。”
陈汉升点点头:“烟酒加起来大概3万多缘吧,王总刷卡还是转账?”
“我······”
王梓博噎了一下,大年三十还被涮了一下。
这个时候,客厅里所有人都听到陈汉升是和朋友在聊天,他才假装“无意”关起阳台玻璃门。
“不说了。”
陈汉升声音压低,马上就要挂电话:“我在沈幼楚这边,现在要给小鱼儿打过去,有事发信息吧。”
“你也真是辛苦。”
王梓博感慨道,过个年都不踏实。
“哎~”
陈汉升也叹一口气:“渣男能有什么坏心眼呢,只不过想把爱分给每个人罢了。”
······
(求个月票,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