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hmme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團寵小祖宗她又野又撩 起點-第101章 與美男子幽會?熱推-1qhqg

團寵小祖宗她又野又撩
小說推薦團寵小祖宗她又野又撩
待元八走远后,墨子倾终于忍不住向小祖宗走近了一步。
“绿野兮,我知道你没有忘记我。”他的欲求溢于言表。
小祖宗不自觉地退了一步。
他的脸确实好看,皮肤湿润有光泽,仿佛沾了露珠的花瓣,阳光在他脸上镀出一道金边,肌理匀称,让她忍不住想去摸一把。
【完结】遇到野人老公
这是临熙的脸,临熙就近在咫尺。
天定风华IV此心倾 天下归元
墨子倾又走近一步。
这次小祖宗没有退。
她是小祖宗,还会怕一个美男子?
撩一把又怎样?就当他是男神班的小白鼠。
她轻轻一笑,红衣映衬下,脸上宛如桃花盛开。
脚步向前一步迎上去,唇齿微露,“你知道我名字的由来吗?”
墨子倾微微笑着,丹唇轻启,“你原名绿野,是一块来自未来的晶石,因为我叫临熙,所以在绿野的后边加了一个兮字,不求同姓,但求尾音相谐,我说的可对?”
小祖宗怔住,他果然知道我的底细,假如他真是临熙,问题不大,假如他成为我的敌人,那可真是糟糕至极。
“你和我本来就是一对。”墨子倾又进一步。
“你应该知道,我喜欢吃什么菜?”小祖宗拷问他。
“……”墨子倾顿住,眼神有些迷茫。
“你在厨房门外刻了什么字?”
“……”再度迷茫。
他一定不是临熙!
她的直觉一向很准,墨子倾只是获得了临熙一部分记忆。
牧师传说
“经过了这么多年,性子变了一些,忘记了一些事情,也很正常不是吗?”他不慌不忙地解释。
小祖宗盯着他,心里警钟敲响:这个墨子倾假如站在自己的对立面,那必将是个可怕的敌人。
心里盘算着,不如趁机将他体内的晶石逼出来,以绝后患。
“是呀,岁月悠悠,400年的时光一晃而过,谁知道我们竟然又重逢了呢?”
她莞尔一笑,身子向墨子倾靠过去,柔荑之手伸过去,即将抚上他俊美的脸。
暗中默默地凝聚灵力,猛地手心朝下,向他胸口抓去。
穿越覆江山 蘭色妖子
不料墨子倾早有防备,身子微侧,不知是不小心还是故意,他被脚下的石头一绊,身子向后倒去。
小祖宗的灵力击了个空,反而在墨子倾倒下的瞬间,她的脚被凌空扫起,她的身子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拉着倒下去。
两袭红衣飘下,翻转缠绕在一起,四目相对的一刹那间,小祖宗想起了曾经的一幕。
星河帝尊
似曾相识。
在王府的花园里,她也曾经一不小心倒在临熙的身上。
墨子倾的目光似乎有魔力,仿佛临熙附身,深深地吸引住了她,竟让她难以逃脱。
心志有那么一丝迷失。
周围场景变得恍惚起来,时光飞速倒流,她似乎又回到了当初那个春光明媚的日子。
临熙……
她俯下唇,竟然想去亲他。
不,他不是临熙,你不能被迷惑。小祖宗警告自己。
眼前之人是墨子倾,是敌人,他……竟然会幻术?
对,他修炼的秘术就是幻术,林六六,别上当,清醒一点!
她定了定神,凌厉的手再次向他的胸口抓去,试图用灵力吸出隐藏在他体内的玄曜碎片。
没想到碎片跟他融合得很好,这一试竟然没有成功。
她的一举一动都没逃过墨子倾的眼,他暗自窃喜:她对我无能为力!这晶石碎片从5岁起就跟着他,早就与他融为一体,哪有那么容易就脱离?
小祖宗自知不敌,想起身逃离他的魔爪,却被他抓得牢牢的。
没想到墨子倾体内的能量惊人,完全超出了她的预估。
她无法脱身,身子像被吸附在了他身上。
“你,你放开我!”小祖宗恼恨道。
“不,绿野兮,跟我在一起吧,我是临熙!”
他再次展开了幻术。
正在此时,他们两人都听见了围墙外边有车子极速驶来,噶一声停车。
听那美妙的声音,就可判断出车子的马达绝对高级,非世界一流豪车莫属。
是墨沉皓来了。
墨子倾心一狠,干脆用他体内的能量死死地吸住她,不让她离开。
正好让墨沉皓看看,自己跟小祖宗的亲密关系。
而小祖宗拼命想起身,她的双手却被对方擒住动弹不得。
想遁身都不能。
是她低估了墨子倾的实力,他的灵力实在太骇人了!
而自己的真正实力早被封印,跟随她的大部分记忆一起被封印在大脑深处。她现在还不知道怎么打开。
“绿野兮,我们重新在一起吧。”
他恳求,眼眸变得猩红起来,满满的征服欲撑满眼帘。
他翻身将她压在下面,令她更加无法逃离自己。
眼看墨沉皓就要走进来了,小祖宗心急如焚。
真的跟墨子倾斗起来,墨沉皓根本就是以卵击石。
而且她也不想让墨沉皓看见这一幕,他会气炸,而自己却无法解释清楚。
紧急关头,小祖宗别无选择,只得低声说了句:“临熙,掩护我!”
——现在她还不能与他为敌。
然后她倏然变成一块人形绿晶石。
墨子倾心中一动:所以墨沉皓并不知道绿野兮的底细?
他暗自得意,小祖宗与墨沉皓之间并不是无话不谈,他跟小祖宗才是知根知底的一对。
扭头看见墨沉皓顶着一张杀人脸冲进来,立即将绿晶石藏于袖中。
他嘴角勾起一丝坏坏的笑容,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土。
“小祖宗呢?”
師父在上我在下
墨沉皓见四周没人,惊疑地盯着墨子倾,“你在这儿干什么?”
一个大男人趴在泥土上,行迹可疑,动机更可疑!
“少无适俗韵,性本爱丘山。
误落尘网中,一去三十年。
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
开荒南野际,守拙归园田。”
墨子倾诗意盎然,卖弄风情地念着陶渊明的诗,就差配一把扇子摇着。
搔首弄姿,必有奸情!
墨沉皓目光如扫描仪般审视着他。
墨子倾的红衣太薄,绿光从袖中隐隐透出来,被眼尖的墨沉皓一眼看见。
绿晶石竟然在他手中!
那么他刚才是在亲近绿晶石?
顿时愤然之气涌起,冲上去掐住他的脖子。
“你还说没拿我的绿晶石?”
墨子倾舔了一下唇,显得很无辜,但他不能说破,也懒得辩解。
嗨,绿野兮,这次我掩护了你,你就欠了我一份情,可一定要还哦!
不作声就是默认,墨沉皓愤怒之极,“是谁说的如果拿了就剁了你的手?墨子倾,我没想到你竟然这么无耻!”
“仁冬,把他的小拇指剁了。”
仁冬有些迟疑,毕竟是墨家的人,兄弟俩内斗不好吧。
看老大眼神要杀人,他便只好答应,拔了匕首出来上前朝墨子倾走去。
墨子倾心思暗沉,眼神飘忽不定。
他决定隐藏实力,现在还不知道小祖宗和他身边人的的真正实力,还不能贸然暴露自己。
西游男主他压力山大
“好,绿晶石还给你,我不跟你抢!”但我要跟你抢真人。
一块绿晶石而已,你还能睡了它不成?
墨子倾冷笑着,将绿晶石用力地砸到墨沉皓手心里,转身离去。
——墨沉皓,总有一天,你的一切都是我的!
可怜他想象力有限,根本不知道绿晶石的妙用。
墨沉皓将绿晶石捧在手心里,吹了吹它身上的泥土,将她贴在胸口,失而复得的感觉真好。
他下定决心再也不让它离开自己。
莲开并帝 天之河
我不想五五開
以后一定要贴身携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