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nsi6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炮灰郡主要改命 愛下-第一百六十八章 生離死別看書-78d99

炮灰郡主要改命
小說推薦炮灰郡主要改命
屈雍手疼的厉害,也不再逞强,跟着丁潇潇往前走,几步之后他喊住了一马当先的小女人。
“跑那么快干嘛!过来扶着本王!”
丁潇潇不解道:“你不是手受伤了吗?怎么走路也不行了吗?”
紅樓皆浮雲 小立櫻桃下
天气虽然说凉快了不少,但是疼痛之下,屈雍的脸色红如晚霞,再加上他总是怒气冲冲的一对圆眼,整个人显得仿佛关公再世一般,威武又呆板的像一座雕塑。
“十指连心!我这手腕都折了,心都断了。”屈雍说着最怂的话,用着最狠的口气。
看丁潇潇还没反应,屈雍又加了个理由:“还不是你养的那只猴子!等我好了,一定把他抓来……”
“好好好好好……”趁着他没打算吃猴脑,丁潇潇忙不迭的应声,“扶着扶着,背着都行!”
“那就背着。”屈雍说道,见丁潇潇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他又加了一句,“你自己说的,我可没逼你!”
就在丁潇潇准备说,你这样不叫逼叫什么,对面屈雍的眸子突然开始隐隐发红。
想起前几次这家伙发了癔症之后,杀人不眨眼的模样,丁潇潇忍不住打了个寒战,与其激怒他让他彻底发病,成了一尊杀神,难以控制,还不如趁着现在能控制的时候,先哄着。
丁潇潇不情不愿的走到屈雍身前一站,叉起腰,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
都市修仙:霸道少主異能妻 禍水難收
屈雍看着身前这个小女子,还是不依不饶:“蹲下点儿!”
丁潇潇怒气冲冲的回过头,看着比自己高一个头还多的男人,心中暗骂了一句,你也真是好意思啊。
“我再蹲一蹲?你还能……”
话还没说完,丁潇潇突然被屈雍扭过身子,从背后熊抱。就像披了一件又厚又大极其不合身的袍子,屈雍将丁潇潇从头到尾遮了个严严实实。
突然被泰山压顶,丁潇潇狠狠顶了一口气,才勉强没有被这一下直接压趴在地上。
“走啊?!”屈雍得意洋洋的命令道。
丁潇潇咬紧牙关,用尽全身力气才向前挪了一小步。
“你的腿也没断,能不能稍微使点劲儿!”丁潇潇气喘吁吁的说道。
屈雍也不辩解,只是将双腿一抬。
久無歸期 藍淺希
“好好好好好,我知道了。”丁潇潇赶紧求饶道,“还是请您的贵腿在地上稍微支撑一下吧。”
屈雍听话的将两条腿又重新放回了地面,像个没有骨头的棉被,盖在丁潇潇身上一动不动。
两个人就这样举步维艰,缓缓向前。
早知道当初在坑底就不该救下这个混球。
柳曦城每次扎的那三个穴位,我应该好好记一记,下次自己动手!
他來時夜色正濃
丁一套车套到哪去了!
丁潇潇两条腿开始不由自主的哆嗦,汗水像暴雨一样顺着脸颊往下滚。
背上的人突然冒出来一句:“好舒服啊,就像小时候娘亲背着我一样……”
这句话让丁潇潇脚下一崴,踉跄了两步,眼看就要跌到地上。
要是脸着地,老娘饶不了你!
丁潇潇心底一惊,却也分不出手脚来支撑一下了。
摔就摔吧,但是千万别有石头。
闭上双眼,丁潇潇已经龇牙咧嘴的做好了就义的准备,却一头撞进了软软的怀里。
再睁开眼,面前的屈雍,疼的脸都变了行。丁潇潇稳住身形之后,才发现,屈雍稳稳托住自己的,正是左手。
正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屈雍已经咬牙切齿的吼出了声。
“你这个蠢女人,为什么路都走不稳?!”
内心的一丝愧疚和不舍瞬间变成了愠怒,丁潇潇吼道:“你说谁蠢?!要不是你莫名其妙非要让我背着,我会搞成这样吗?说到底,你这就是活……”
半陽初晴未與寒
马上就要出口的“该”字,最终变成了-
黑道少爺的野蠻丫頭
“活要面子死受罪……”
屈雍紫褐色的脸被这一句逗得稍微缓了缓,他似乎对于丁潇潇迅速认怂很是满意。
“起来吧!”屈雍伸出手。
丁潇潇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一波操作,不知何时已经坐在地上了。
她白了屈雍一眼,但还是抓住了他的右手。
校花的贴身兵王
正在想着如何能不动声色的报复一下,哪怕是假装一不小心用千斤坠踩在他脚上,让他嚎一声也好。丁潇潇找准时机,正准备动脚。突然,久违的一行字出现在她面前:
阵仙 无月不登楼
选择:1.生离 2.死别
很久没有看过系统出选项了,丁潇潇的心情还没来得及激动,就被简单粗暴的六个字彻底弄晕了。
生离?
死别?
谁与谁?如何生离,怎么死别?
丁潇潇心头一抖,还没来得及细想,屈雍的手就快要松开了。她没想好选什么,慌忙将另一只手也覆上去,两手合抱住屈雍的右手。
“等一下!”
“干嘛?”屈雍愣了愣,就开始甩脱,“本王的手可不是你这种无品无阶的女人能随便碰的。”
眼看就要被甩脱了,根据以往的经验,丁潇潇知道系统会自动作出选择,而且多半是那个最不好的选项。
她看了看屈雍那张分明略带着得意的脸暗暗下了决心,生离,之后彼此挂念,也好过死掉一个吧。
曾经无数次想过,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之后就可以脱离剧本。可是选项真的出现了的时候,她却深深的犹豫了。
最强三国系统 瑞雨无痕
选一,我选一!
丁潇潇紧紧闭着眼睛,身体因为紧张,几乎到了僵硬的程度。
屈雍见她这幅模样,还以为是自己甩脱的动作太大,伤到她了。
“你怎么了,女人就是麻烦,如此娇弱!”屈雍斥责着,眼神里却满是关切,“大不了,我不用你背了还不行吗?!”
一种马上要有大事发生的预感,攥住了丁潇潇的整颗心,她根本没有办法回应屈雍,只是默默低着头,努力平复心情。
嗖!
一声哨音飘过,丁潇潇猛然抬头,又看见白羽箭成片飞来。
屈雍讲她拉在身后,刚要动手摸向腰间,却猛然间皱起了眉头。
在他身后,丁潇潇第一次发觉,变身以后的屈雍,居然是个左撇子。
箭如雨落,屈雍用右手抽出软剑,勉强抵御。
我选的分明是生离啊?!
看着眼前越发严峻的情势,丁潇潇开始怀疑,刚才自己是不是审错题了!?